4年又4年,缺啥不缺“戏”——中国足球还得靠“世界杯”解套

北京时间3月28日,国足在阿曼完成赛前最后1天的训练。3月30日0时,国足将在苏丹卡布斯球场挑战东道主阿曼队,这是2018至2022世界杯周期内国足的“告别战”。由于小组最终排名已经基本确定(如果不出意外,国足在本组6支球队当中排名第五),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12强赛最后1轮3场比赛得以顺利进行。最后1轮比赛因不用担心出线问题而气氛格外宽松的景象,在亚洲区预选赛中显得罕见——4年前12强赛最后一战之前,国足还有获得附加赛机会,而彼时能够逆转卡塔尔队也总算是为“出局”换回一丝心理安慰。

“(12强赛)和以往比赛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首先是节奏很快,其次感受到对手带来的压力和强度也和普通比赛有很大区别,打完这场比赛还是有些疲劳。”对阵沙特队迎来自己国足首秀的中场球员高天意说:“至于最后1场比赛,我们针对他们的比赛录像进行了分析,李导(主教练李霄鹏)也跟我们说了,珍惜这场比赛,享受这场比赛,我们都希望能带着一场胜利回国。”

“带着胜利回国”对国足而言从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一届12强赛,国足前9场比赛1胜3平5负提前两轮便遭淘汰(事实上6轮过后出线便只剩理论可能),唯一1场胜利为绝杀越南队(越南队小组赛唯一1场胜利亦为取胜国足)。国足总共打入9个进球与小组头名日本队11个进球差距不大,但失球数17个仅强于小组垫底的越南队(18个),而日本队则将失球数控制在仅有3个。

和4年前相比,当下这支国足的尴尬不在于“连续无缘世界杯”——前届欧洲杯冠军意大利队上周亦未能通过欧洲区预选赛连续两届无缘世界杯但实力并未有实质性下降,而在于与亚洲前4名差距太过明显,且很难让广大球迷欣喜看到这支球队当中的闪光点,无论以“过程”抑或“结果”为导向,国足这4年交出的答卷均无法令人满意。

“受疫情影响”的原因客观存在,但中国足球抗风险能力不足源于基础薄弱,源于4年前对“入籍球员”抱有最大幻想,而征战12强赛的事实证明,至少在现阶段,中国足球与“入籍球员”(尤其是商业意识出众的原巴西籍球员)之间还无法产生默契,这也导致12强赛最后两轮比赛,国足阵中已然见不到入籍球员身影(在队的蒋光太对阵沙特时并未出场)。

场内的乏善可陈使得国足“舆论热度”比赛事本身更加精彩:2月1日客场以1∶3不敌越南队,国足“论战”的起因是3月文化艺术界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提到“比方说某足球队员,年收入300万、500万甚至上千万元了,球场上没有看到他们进球,完全给中国人丢脸”;此番“论战”尚未完全平息,国足以1∶1“幸运”逼平提前出线的沙特队,针对某球员习惯性处理球方式的讨论居然再次上升到“论战”高度,一时间为“表演”和“表现”而“论战”的热闹喧嚣,倒真可以考虑作为小品节目的素材进行加工。

所以球迷期待一支“不一样”的国足带来新意。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次国足西征25人,将有半数主力不再适配新一届世界杯备战周期,国足的更新换代已经提上日程:成耀东执教的U21国青过去两个赛季都在征战乙级联赛,但新赛季将以集训为主;扬科维奇执教的U23国足正在阿联酋参加“迪拜杯”邀请赛,虽然首场较量以0∶1不敌东道主,但第二场以4∶2完胜泰国队,已经展现出球员们积极进取的态度和相对成熟的战术执行能力(上演“大四喜”的前锋方昊更是被各路经纪人惦记)。

U21国青和U23国足是国足新周期的“人才库”,“幸运”的是,倘以“进军世界杯”作为验证中国足球进步指标,国足或许很快便能令球迷感到骄傲——2026年世界杯由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联办,这届世界杯已经确定扩军:参赛球队由32支增加为48支,亚洲球队总共分得8.5张门票(8个直通名额及1个附加赛晋级资格),这意味着目前可以稳定在亚洲前8名行列之国足,冲击世界杯决赛圈的难度将大大降低。

因此屡战屡败之后,中国足球有望通过今后4年的2022年亚运会(U23)、2023年亚洲杯、2024年巴黎奥运会预选赛(当前U21国青)三大战役积累实战经验,从而在2026年“三国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中“脱颖而出”,只不过随着时代发展和商业需求,容纳48支球队参赛的2026世界杯(两倍于2020欧洲杯参赛球队),其“荣誉殿堂”的神圣色彩似乎要大打折扣。

来源:中国青年报 记者:郭剑

You may also like...